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宝宝作品

旅行杂谈

时间:2019-4-15 上午 09:20:34   作者:森森   来源:亲亲宝贝   阅读:958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行的目的是“看”。“看”就意味着增进对其他人民、文化和地方的了解和评价。 ——〔古希腊〕梭伦:《旅行》 【一】 古都洛阳与开封,我以为会是一世浮华梦,却发现这遥远的繁盛之梦真的只是我的个人梦想而已。 我自幼多远行而游,继承了父母对旅行的热爱。畅游祖国大好河山,曾流连于醉心的香...

旅行杂谈 

行的目的是“看”。“看”就意味着增进对其他人民、文化和地方的了解和评价。

——〔古希腊〕梭伦:《旅行》

【一】

古都洛阳与开封,我以为会是一世浮华梦,却发现这遥远的繁盛之梦真的只是我的个人梦想而已。

我自幼多远行而游,继承了父母对旅行的热爱。畅游祖国大好河山,曾流连于醉心的香山红叶,也凝望过三更的乌镇灯影,更不必说雄壮又肃穆的布达拉宫,都予我以极深的印象。走出国门,我也曾有幸矗立于林肯纪念堂门前,触摸过尼亚加拉瀑布倾泻出的五大湖的水汽,深潜入马六甲海峡的暗涌。在我的意识里,旅行是包含学习、体验与共鸣为一体的,它是一门很深的学问,又是一种浪漫的艺术,同时还是一座高耸的山峰。它是世间美好的集大成者,是自由,是梦幻,是震撼。

很可惜的是,很令我痛惜的是,这阳春三月的曼妙里,我们这看似神圣的洛阳线,却并没有将她动人的一面很好得呈现。

让我们放下复杂的情绪化的表达,用一些实在却缺乏温度的事实来看一看吧。从327日上午六时开始,直至329日晚上八时,总共62个小时,除去睡眠用餐的24小时,也有看似38个小时之久的时间是“在路上”的。然而,这三天里我们光坐在大巴车上的时间就耗去了24个小时,剩下又有4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在景区内赶着本可以节省时间坐车的路,那么真正用来游玩的时间仅仅剩下10小时。而这短短的10小时中,又有3个小时被抽去观看一些极度商业化的所谓表演,且大多质量不高,那么留下来给真正的旅游部分仅有7个小时。也许7/62还算是个看起来挺不错的占比了,然而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其实这7小时也不属于我们的学习、体验与共鸣,而是火急火燎地跟着导游踩点背书,看一眼故事发生的地方,抓拍两张照片,便再没剩下些什么了。

这是旅行吗?这分明是丧失了旅行的美感与浪漫的四不像,更谈不上什么研学了。更令我失望的是,即使车程耗费时间漫长,我们也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与同学们交流的机会,因为人人的眼睛几乎都被绑定在了小小的手机屏幕上。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这并非我第一次来洛阳,因而并不算错过了太多。毕竟上一次,我彳亍在镂满佛像的山壁之上所触及的微风,至今仍在我的心头荡漾。

 

【二】

今年29日新华社发布了一篇名为《莫让高效研学变低效旅游,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为研学旅行“把脉”》的文章,而最早提出将研学旅行纳入教学计划的政府文件则出自2016年,算来也有三个年头。随着全国各大学校都逐步将研学旅行设定为校园活动,研学旅行也渐渐成为“自由行运动”后各旅行社重振旗鼓的一块香饽饽。但显然地,就像任何新政策出台时一样,近年研学旅行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并没有得到规范的管理,也没有形成一套科学的执行体系,更没有出现一些以此为主要业务的新生品牌。这就不免会造成一些行业乱象,正如本段开头所提到的文章所说,很多学校并未将研学旅行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,而仅仅作为一种形式与业绩去对待。学生们更不用说,大多沉迷在路途中与同学的玩乐、随便听一听导游说的一些不符合实际的故事,更难以去思考研学的真正意义,甚至连旅行的真正意义都不大清楚。以小见大,我曾经期盼了三年之久的合肥一六八中学高一年级研学旅行,最终也只给我呈现出一副不尽人意的状态,仿佛只是一场廉价的团队活动。国内百强名校尚且如此,更难以想象其他中小学校的研学旅行会开展成怎样一番景象。

或许我的陈述略显夸张,我们的研学旅行活动也并没有那样不堪,但事实上它也确实称不上多么优秀,至少与本学校的优秀是不对等的,更是与本学校的优质学生与优质教师不对等的。我心目中的合肥一六八中学应是将事事都做到尽善尽美、力争第一、精益求精的,也正是她一直以来积极进取的精神感染了求学路上的我,因此我便将期待一次次拔高,便造成了此次极大的心理落差。

经过查询,在《教育部等11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》中,有明确提出“加强研学旅行基地建设”、“规范研学旅行组织管理”等要求,包括“加强学生和教师的研学旅行事前培训和事后考核”。北京市北外附属外国语学校校长林卫民对此表示:“与传统课堂内进行教学的学科课程相比,‘研学旅行’活动课程没有明显的规律性、可控性、阶段性和连续性的特征,这就要求在‘研学旅行’出发之前,做足功课,而且不同于传统课程的新课预习那样简单的准备。”就目前看来,我校的研学旅行课程的课前准备是严重不足的,大多数学生在出发之前甚至路途之中都对自己的旅行线路了解甚少,以至于身在景点都不知所措,只是一头栽进大部队跟着导游走,而缺乏自身对线路的见解和对景点历史的认识。打一个比方,我们的洛阳线包含少林寺、龙门石窟等景点,那么我们在出发之前应该完成集体观看电影《少林寺》、听历史老师和美术老师专门开设一次讲座,详细讲解龙门石窟的历史渊源和艺术价值。这样在大家都做好了功课的前提之下,旅游的过程才会更加充实、饱满,从而做到人人都心中有数,能够用心去学习、体验与共鸣,而不只是通过个人臆想加乘“到此一游”。

 

【三】

私以为,旅行如今已变得越来越私人化。在这个物质与精神日渐丰富的国家,越拉越多的年轻人也都在向“独身主义”发展,无一例外不是渴望自由、轻松,而不用烦恼于向他人妥协、让步。旅行作为一项流传千古的娱乐活动,自然也无法避免受这种趋势影响。人人都有个人的爱好,个人的生活方式,个人的处事观念,因此在这样一个时代,如何做好中小学生这些祖国未来的集体旅行,寻找个人与集体新的平衡点,正是我们应思考的重要问题。

据了解,研学旅行的最初构想来源于一些发达国家的中小学教育,而我国的主要参照目标是日本。既然灵感源于他国,那我们就可以来参考日本的研学旅行进程:自1958年8月,日本部分修订学校教育法施行规则,将修学旅行纳入小学、初中学习指导要领并将其定位为“学校的例行活动”以来,修学旅行的教育功能得到正式认可。出行的交通工具以新干线(日本高铁)为主,日本铁路部门在政府规定下会积极协作学校开展修学旅行,一般会提前列出下一年度用于修学旅行的运行线路、列车时刻表等,供当地教委统一预定。2017年3月,日本出台的新一期学习指导要领中指出,无论人工智能如何发展,终究也是在人类设定下运作,而人类却能够创造出源源不断的感性,能够思考并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和谐社会。感动、感悟与感性的获得成为如今日本修学旅行的根本目标。

可以看出,信息时代人类感性的回归将会成为永恒的主题,这无疑也是给予我们一个思考的方向。一方面,突出“团队”,不应该仅仅表现在类似洛阳线中所谓的“有奖问答”,而更应该拟定灵活而实在的团队活动,加强学生之间的合作与交流。如设定一些小组任务,具体可以借鉴国内外一些开设较好的户外拓展训练基地的活动设置,再结合研学旅行自身的文化特点,进行真正的“课程”实践。

另一方面,我们应该注意到日本修学旅行在整个社会分工中内部的协作,从交通到住宿都有一套完整体系,当然这也是长期积淀和发展得来的。从我身边来说,合肥一中今年已在部分线路采取乘坐高铁的交通出行方式,而我家乡部分中学也逐渐与一些专职经营研学旅行基地(虽然配套设施非常不完善)的企业合作,大家都在尝试、摸索,以开展更加优质的研学旅行课程,努力向理想的方面、他国的目标靠近。我相信,未来研学旅行市场运作会越来越成熟,而我们作为研学探索大部队中一名小小的成员,一六八中学也会年年做出改善,让研学旅行四个字都落到实处,让我们一颗颗小小的心灵得以拥有最温暖的归宿。

 

【四】

离开洛阳也有一个星期了,尘埃落定,心回校园。仔细想来,旅途虽然充满疲惫与不满,但终归是一次特殊而美好的回忆,承载着的是未来三年的伙伴,伴随着的是一群胸怀诗和远方的灵魂。

从极理性的角度说,我们的行程安排的确有待提高。若以文化为切入点,可能洛阳博物馆的价值要远高于后人仿建的开封府,白马寺的迷香又不妨是一次与少林寺相映成趣的重影对照。若以合理为基本要点,三天行程都不足以探索一座城市的一个区块,那我们又何必浅尝辄止地追南逐北,气喘吁吁地草草瞥过三座古城的最表层?如果旅行是一门学科,那么也许这次大家的答卷都及不了格——从行程安排到实际游览,处处散发着一丝没学好地理历史的气息。

从极感性的角度上说,我们的步伐的确十分仓促,缺少了那份沉下心境与朋友、老师慢慢品味美好时光的闲适。平日紧张的学习生活和老师们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让我们困苦不堪,既然设定了三天的旅行,又为什么不将此设计的更加舒适呢?虽说若想达到像日本那样的水平在现阶段是不大现实的,但我们能去做的应是在现有基础之上作出改善,减少消耗在路程上的时间,提升住宿和餐饮的质量,设置更有意义且空间上较集中的游玩线路,等等。正如互联网圈内常说的“提升用户体验”,研学旅行课程也应该向校本课程、文化课程看齐,注重学生的学习体验,从而实现学习效率和效果的提高。

 “身体和灵魂,总有一个要在路上。”以此句作结,是在告诫自己的心灵不能有一刻的松懈,同时也是希望能提醒大家,让在路上的每分每秒厚重如泰山,而不要让它们轻如鸿毛,以至于往后想捡拾起它们时却已丧失了。




网 站 声 明

本文观点仅代表发布人的观点,请尊重发布人的权利。

转载请注明“源自:亲亲宝贝(www.kisbb.cn



上一篇:季鹰归未
下一篇:给知识以归宿
相关评论
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kisbb.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sbb.Cn 2007-2020  

皖公网安备 34070202000041号

皖ICP备0800148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