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宝宝作品

普通与否——读《永世》有感

时间:2019-9-10 上午 10:24:03   作者:森森   来源:亲亲宝贝   阅读:651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普通不会阻止伟大。——题记 每一家书店往往都为“名人传记”单独设架,芸芸众生徘徊于前,渴望一睹“伟大”的风采。这些伟大者中,有大公无私的改革家,有叱咤风云的军事家,有野心勃勃的企业家,有心怀天下的慈善家;也有放浪形骸的作家,有思维超前的画家,有浪漫优雅的舞蹈家,有淡雅清高的书法家...

普通不会阻止伟大。——题记


       每一家书店往往都为“名人传记”单独设架,芸芸众生徘徊于前,渴望一睹“伟大”的风采。这些伟大者中,有大公无私的改革家,有叱咤风云的军事家,有野心勃勃的企业家,有心怀天下的慈善家;也有放浪形骸的作家,有思维超前的画家,有浪漫优雅的舞蹈家,有淡雅清高的书法家。他们在历史中出演了一个个伟大的角色,但他们往往也只是一个个普通的父亲、母亲,一个个普通的儿子、女儿。他们在伟大中拥抱了永世,他们在普通中深埋于尘沙。


       《永世》,磅礴的书名下,讲述了磅礴的科幻史诗。来自未来的陨石,末日浩劫的战争,时空穿梭的奇观,而伟大瑰丽的故事从不缺乏伟大坚毅的人们:铁石心肠的科学顾问,信念坚定的苏联官兵,智勇双全的工程师,稳重干练的政府特使……危机四伏的世界之下,人们打破了原本普通的生活,面对已成定数的未来,他们为改变命数而奋战。不过,恢弘大气的科幻文学及其常见,而《永世》最为动人的地方,是其庞大的世界观并没有将每一个渺小的普通人物掩盖,反而在一片苍茫中越发熠熠生辉。


       书中的女主角,帕特莉西亚,一位天赋异禀的年轻数学家,本该展现出被光环簇拥的天才面目,但小说开头却从她回家过圣诞节写起,毫不吝啬笔墨地描写她与家人之间的甜蜜温馨,写祖传的木头圆桌,写初见她父母的羞涩的男友,写堂兄的新媳妇,写厨房里的餐前准备,一切普通地就像我们自己的日常生活。“如果没有这个家,我会迷失自己。”帕特莉西亚在这里隐晦地表明了她的职业苦恼,暗示了她的天才无人理解。除了唯有她自己相信的数学世界,她最依恋的便是这个家庭,这个给予了她年轻的生命无边关怀的港湾。家庭,亲情,毫无疑问是文艺作品讨论的永恒主题,但它在科幻文学中却少有涉及,尤其在这种世界观宏大的硬核科幻中十分罕见。硬科幻中常见的题材是社会变革,是科技战争,是外星文明,亲情之爱相较而言就太柔软而普通了。但帕特莉西亚并不是科幻文学中常见的冷血科学家,她是一个有温度的个体,是兼存理性与感性的血肉之躯。她深知自己的数学才华应该报效于社会,报效于国家,但同时她也会深深牵挂着她小小的家庭,担心她所爱的人会遭遇战争创伤。她普通吗?太普通了。在国际局势的动荡之下,她也像众多普通百姓一样,无法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,无法影响重大决策的制定,她的家庭因战争破碎,此后她沉浸在回家的梦想里无法自拔。她有什么地方不普通吗?太多了。她是十岁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神童,她的数学成就开辟了时空控制领域的全新道路,她是整个幸存的陨石星团队中最重要的一环,她被未来人类奉作神灵。她怀念死去的家人近乎疯狂,她的家庭私欲占据了她的全部身心,甚至遗忘了自己的使命,自己的责任,她为工作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指向唯一的梦想——找到那个还未发生战争的地球,回到自己的家中。她的胆怯,她的倔强,她的脆弱,她的横溢才华,共存于一具小小的躯壳里,让我们感受她心灵的震动,仿佛看见了普通的自己。


       书中的男主角,加里·拉尼尔,一位天生的管理人才,担任着陨石星团队的最高指导,似乎恰好以与帕特莉西亚相反的人格出现。他表面上冷酷无情,沉着冷静,强烈的责任意识、明察秋毫的能力、高瞻远瞩的眼光使他背负起了沉重的使命,领导众人探索改变历史、避免战争的契机。他很少表露自己的个人情感,仿佛生活中只有繁重的工作。疲劳与压力形影不离,紧急状态下甚至必须依赖药物来保持工作状态。他的心胸,充满了拯救人类的大义,不断牺牲自己的健康奋战在一线,以至于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灵魂的人。他普通吗?太普通了。他整日奔波忙碌的身影,像极了我们身边那些辛勤工作的人,疲惫中藏着奉献他人的会心笑容,无奈中暗自吞咽着苦涩的泪水,最终他也顺利组建了自己的可爱家庭,享受了缺席半辈子的爱与温暖。他有什么地方不普通吗?太多了。他是从海军退役的高轨道运输机驾驶员,他的顶头上司就是美国总统的高级顾问,他的工作成果直接影响到人类的存亡,他是战后重建的核心领导之一。他的深沉,他的逃避,他的坚韧,他的自我救赎,他在不断摸索着自我与众人之间平衡,他向我们诉说着伟大背后的普通。


       书中两位主角分别重点刻画了两种普通与伟大的共存方式:一种是大篇幅的普通造就了必然的伟大,一种是大篇幅的伟大回归于必然的普通。帕特莉西亚表面上是极致向往小家的典型,但却因其踏实的工作态度与天赋完成了造福人类的事业;拉尼尔表面上是极致追寻大家的典型,但也最终在自我挣扎中找回了仅属于个人的灵魂。他们普通与否,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伟大。甚至,正因为普通,所以他们成就伟大;正因为伟大,所以他们必然普通。


       《永世》中,普通与否的相对性随处可见: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在科学领域已是人上之人,但在帕特莉西亚的数学模型面前无知得像个普通的小学生;未来的人类文明早已掌握时空走廊的建筑技术,但入侵走廊的扎特人对这项技术的掌握能力远强于人类……普通,似乎是人们在更强者身边的一种普世特征,故无需因为自己的普通而气馁。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伟大的人往往在多数方面也平常而普通。那么,普通与否的问题,似乎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
       在未来社会获得永世的人,回到战后荒芜的地球上重建的人,他们谁更普通?


       最终仍然没有成功回家的帕特莉西亚,开启新生活的拉尼尔,他们谁更普通?


       普通与否从来不是伟大的关键。在专一领域的执着追求,永远怀有探索未知的热烈激情,才是伟大者公共的财富。


        我国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曾说过:科幻作为一种思维方式,能够让人看待问题有更多不同的角度和更多的选择性。科幻文学往往以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将未来构建成很多种不同的方式,用超出现实的——所谓不普通的方式,去诠释一种时空上广义的伟大。也正因此,优秀的科幻文学总会令读者感受到史诗般的气势,甚至现实中的空虚。《永世》带给了我们前者,却没有带给我们后者——因为它真正深入到了普通的人在一个时代下的微小意义。它是立足于人的,它讲的是有血有肉的故事,冷酷中饱含人性的温情。而正是这份普通的温情,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科幻读者们保持着不老的好奇,在现实中踏实地走下每一个脚印,将普通的人生发挥到极致。它让我们相信,即使在历史的车轮下人类的每个个体普通又渺小,我们仍然能够创造出伟大的奇迹,在奇迹中永生。




网 站 声 明

本文观点仅代表发布人的观点,请尊重发布人的权利。

转载请注明“源自:亲亲宝贝(www.kisbb.cn



相关评论

Copyright © http://www.kisbb.cn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sbb.Cn 2007-2020  

皖公网安备 34070202000041号

皖ICP备08001484号